亨廷顿研究组(Huntington Study Group)2020年度会议(二):最新HD科研进展
访问次数: 105 次   
发布时间: 2020-11-27

亨廷顿研究组

聚焦HD


亨廷顿研究组(HSG)是一个专注于HD的临床研究网络平台。亨廷顿研究组年度会议可谓日程满满,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各类相关公司展开了在线讨论,他们都在努力寻找新的治疗HD的药物。会议包含了许多有趣的演讲,也涵盖了许多HD药物发现的最新进展。

针对体细胞不稳定性的疗法


达伦-蒙克顿(格拉斯哥大学),他讨论了体细胞不稳定性在HD中的作用。体细胞不稳定性是指CAG重复次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随着HD患者症状的恶化,CAG重复次数增加得更快。


蒙克顿的团队正在观察大量的HD患者的体细胞不稳定性,使用来自观察研究Enroll-HD和Track-HD的样本和数据。感谢那些为这些项目做出贡献的患者,蒙克顿实验室发现,患者血液样本中可以观察到体细胞不稳定性。


血液样本比脊髓液样本更容易获取,通过这种方式来测量CAG重复不稳定性对研究人员来说会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因为他们正在寻找药物来减缓患者的不稳定性水平。


最新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

接下来是贝弗利·戴维森(费城儿童医院)的演讲, 他谈论了基因工程,这个未来可能成为HD的一种好疗法。戴维森实验室尤其感兴趣的是,如何使用一种名为CRISPR的技术来降低突变HTT蛋白的数量,同时保持正常HTT蛋白的水平不改变。


你可能已经听说,利用CRISPR编辑基因组的科学家们最近获得了诺贝尔奖。CRISPR领域的科学家正在致力于这项技术的许多新发展,研究人员希望,这项技术将很快加速其在精确治疗人类疾病方面的安全使用。


塔布里兹博士关于最佳治疗时机的研究


01

寻找最佳治疗时机

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莎拉-塔布里兹(Sarah Tabrizi)发表了主题演讲。首先,她分享了HD青少年研究,这项研究将还没有出现症状的青少年HD基因携带者与对照组进行比较,试图去找疾病标志物首次能被检测到的时间。


对还没有出现症状的青少年进行研究,有助于确定减缓、停止、甚至理想的预防HD的最佳治疗时间。


还没有出现症状的青少年HD基因携带者与非HD对照组试验参与者在认知或精神方面没有差异。然而,即使在这么早期的阶段,也能在两组之间检测到一些化学变化。


最显著的区别是在还没有出现症状的青少年HD基因携带者中,在他们的脊髓液中有一种叫做NfL的蛋白质的水平更高。塔布里兹团队认为NfL的水平是监测HD进展的一个有用的疾病生物标志物(跟踪疾病进展),可以帮助临床医生决定什么时候以及怎么去治疗病人。


02

有潜力的一些疗法

塔布里兹谈到了一些很有潜力的疗法,这些疗法目前仍在实验室研究中,但将来可能会进入临床试验。她也强调了一种叫做MSH3的蛋白,它可能影响HD患者的疾病进展。


MSH3最初是在全基因组关联分析(GWAS分析)中被发现的,此后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对其进行了大量研究。塔布里兹的实验室已经证明,在培养皿中降低MSH3蛋白的数量可以防止人类细胞发生体细胞扩张,不过降低MSH3是否会有助于减缓HD患者的疾病进展,这仍然有待进一步观察。


她提到另一个有趣的治疗方法是制药公司-武田公司使用锌指结构技术降低HTT方法,专门针对降低突变型HTT蛋白的水平,而不改变正常的HTT蛋白。


最后,她提到了HD监管科学联盟(RSC)的工作,该联盟正在努力协调全球HD研究中的临床研究,目标是将候选药物从实验室推向临床。


更多关于HD治疗和临床试验的分享

今年亨廷顿研究组的工作团队也分享了各自的发现和计划,主题也种类繁多,包括远程医疗的使用, 开发数字工具来衡量症状, 神经心理学家治疗HD患者的经验, 以及如何将病人的声音揉合在病人自己的文字里。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卡洛斯-塞佩达(Carlos Cepeda),他研究HD中大脑皮层的作用。塞佩达描述了HD患者的大脑皮层是如何出现异常的。特别是,这种异常的大脑发育可以帮助解释一些极端形式的HD观察到的症状,比如更罕见的青少年HD (JOHD)。


乔丹-舒尔茨(Jordan Schultz,爱荷华大学)继续了这一主题,并讨论了JOHD观察性研究,称为“儿童- JHD”,这个研究旨在了解更多关于儿童DH患者的症状和进展。


保罗·泽恩(Paul Zeun ,伦敦大学学院)进一步解释了今天早些时候塔布里兹所做的HD-YAS青少年研究的一些工作。泽恩和他的同事从HD-YAS参与者的脊髓液样本中寻找了许多不同的蛋白质,试图找到一个可靠的疾病生物标志物,但只有NfL看起来可靠,可以从最早期的阶段跟踪HD进展。


胡安·桑切斯·拉莫斯(Juan Sanchez-Ramos,南佛罗里达大学)谈到如何找到更好的方法来给基因治疗HD患者进行给药。目前,几个不同的HD治疗在临床研究中需要进行脊髓注射或脑部手术。


这些方法不仅价格昂贵,也给患者带来不便,且存在一定的风险。他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研究给鼻腔喷洒药物(通过鼻内给药)是否会有更好的效果。他们的方法是把亨廷顿降低疗法打包到一种叫做纳米颗粒的微小载体中,这种纳米颗粒可以通过鼻腔输送。他们已经成功地在HD小鼠模型上进行了测试,并希望找到一个愿意在人类身上进行测试的企业合作伙伴。


药企新疗法的最新进展


Triplet公司希望用他们的候选药物来降低患者的体细胞不稳定性,但他们首先正在进行一项名为SHIELD-HD的自然史研究。


NeuExcell公司正在使用再生医学方法,这将有助于重建HD患者受损的大脑部分。在HD动物模型中,他们的治疗方法在恢复某些重要脑细胞方面很有效,他们希望在2022年开始对HD患者进行临床试验。


 Mitochon公司正在使用现有的靶向线粒体(人类细胞中的能量来源)的药物。Mitochon的科学家希望这将停止HD患者体内活性氧的产生,活性氧被认为会产生许多有害的连锁反应。


Neubase 公司开发了一种药物,可以在实验室条件下降低突变的HTT,并在动物研究中被证明治疗效果可以扩散到全身。他们希望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把HD作为一种整体的系统疾病来治疗。然而,要证明他们的方法能够降低HD动物模型的HTT,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点击查看相关阅读:

亨廷顿研究组(Huntington Study Group)2020会议(一)来自8个药企的临床试验进展


本文来自HDBuzz

风信子翻译组:赵昕润

编辑:曹茜


风信子关爱

风信子亨廷顿舞蹈症关爱中心是一家致力于为亨廷顿舞蹈症患者提供支持的公益组织。机构创始人来自亨廷顿舞蹈症家庭,机构旨在为亨廷顿舞蹈症患者和家属们提供支持和帮助、倡导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改善患者生活质量。


  机构的战略目标是结合社会资源,为全国亨廷顿舞蹈症患者群体发声、提供支持和帮助,改善医疗环境,提升患者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机构使命是在包容的社会环境下,给患者群体带来有尊严、有质量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201127193603.png

扫描二维码支持我们

成为风信子月捐伙伴